上汽集团

入股光庭,控股中海庭,投资多家初创公司,上汽全面布局L4自动驾驶

 导语:「汽车企业都是牛顿的学生,而 IT 企业都是香农的学生。」

 自动驾驶如火如荼,也开始让高精地图行业变得愈发热闹,玩家也变得越来越多样。

 高德、四维图新、HERE、TomTom 这样的传统图商在积极开拓高精地图业务;谷歌、百度、Uber 和福特等公司都在利用自己的测试车采集数据以便绘制高精地图;而最新涌现出的高精地图初创公司,如 DeepMap、Carmera、 Civil Maps、lvl5 获得了不少资本青睐。

 毫无疑问,高精地图作为自动驾驶拼图上重要组成部分,已在自动驾驶领域崭露头角,更是吸引了汽车厂商的目光。

 9 月 28 日,上汽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汽(常州)创新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创发」)与中海庭签订《增资协议》、《股东协议》,各方同意中海庭引入上汽集团作为战略股东,双方将以光庭信息及旗下的中海庭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为合作平台,共同开展高精地图数据建设。

 根据光庭对外发布的公告,上汽创发以现金人民币 1.46 亿元认缴中海庭新增注册资本,以获得本次增资后中海庭 51 %的股权,上汽创发也由此获得光庭 10% 的股份。

 上汽入股中海庭,表明上汽正式进入高精地图这一自动驾驶核心技术领域。而在此之前,戴姆勒、 宝马和奥迪三家汽车厂商从诺基亚手中买下地图服务商 HERE,汽车厂商企对地图重要程度的判断可见一斑。

 「高精地图本质是先验知识。我们通过各种众筹众包技术手段来获得实时更新高精度地图信息,为汽车『大脑』提供先验知识来供决策和判断。」上汽总工程师程惊雷告诉我们。在他看来,上汽与光庭的战略投资合作,「是系统性思考后必须要做的事情。」

 但这次战略投资合作对上汽和光庭意味着什么?

 此次促进上汽与光庭合作的参与者和执行者之一、光庭 CTO 罗跃军表示,上汽在国内需要一个高精地图服务商和拥有地图甲级测绘资质的承载体,从战略角度看,上汽获得了未来在高精度地图数据层面的话语权。对光庭而言,与上汽合作则解决前者在资金、政策、人才、技术和商务模式等瓶颈。

 此前上汽在位于硅谷的上汽加州风险投资公司(SAIC Capital)投资了硅谷高精地图初创公司 Civil Maps——目前三方已经开启了紧密的合作。

 罗跃军告诉雷锋网,Civil Maps 在高精地图采集上的优势,结合中国路况和光庭处理地图数据的技术,可以使得未来数据采集的成本和效率达到最优。

 除了入股光庭,增资控股中海庭,投资 Civil Maps、AutoX 外,上汽也与 Momenta、AImotive、Mobileye 有项目上的合作。据上汽集团前瞻技术研究部总经理张程透露,Mobileye 和 Here 地图合作以及基于高精度地图提出众包理念的 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ment),上汽也在沟通相关事宜。

 与上述公司合作的目的,是它们能够为上汽自动驾驶整体技术解决方案的某些环节提供有益补充。

 近年,上汽提出「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汽车产品和服务的综合供应商」战略转型目标,并以「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为方向,在坚持自主开发的同时,与相关领域进行深度合作。

 上述动作则是上汽在「新四化」的重要部署,上汽希望在「新四化」上厚积薄发,带来更符合市场需求的汽车产品和服务。

 据雷锋网了解,上汽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一支国内外核心团队,包括上汽前瞻部门、设立在硅谷的风险投资及创新中心。目前,上汽已经完成两代智能驾驶整车平台开发,并开展了高速公路、城区等自然交通环境下的自动驾驶技术研究,整车测试累计里程超过 3.6 万公里,已达到 Level 4(SAE)「有条件自动驾驶」。今年 6 月,上汽在美国加州还拿到了 DMV 颁布的自动驾驶路测牌照。

 这也是国内自主品牌为数不多在自动驾驶领域有重大进展的汽车厂商。上汽的目标是到 2020 年,实现结构化和部分非结构化道路的自动驾驶,到 2025 年实现全环境下的自动驾驶。

 上汽的自动驾驶路径
从车企到互联网新创企业,他们在自动驾驶领域纷纷试水、加大投入。对汽车公司而言,面对纷繁复杂的自动驾驶技术,他们必须掌握哪项技术?

 程惊雷的回答是「软件」。这里的「软件」涵盖能源管理、多信息融合、决策系统、执行控制软件等多方面。他认为,过去一百年,汽车行业主要解决的是硬件问题。而在物联网时代,汽车内部和外部需要通过融合,将信息变成数字和数据流来进行数据控制和决策。这对汽车公司而言,最需要掌握的就是软件。

 但现在的问题是,真正的好产品,必须是软件与硬件的完美结合。自动驾驶汽车更是如此。

 程惊雷认为,两百年的工业化演进,前一百年解决的是硬件问题,后一百年解决软件、信息化的问题,到最后是「软硬件一体」……为什么(我们)要谈跨界合作,就是通过这种结合在上汽体系中产生化学反应。

 具体到自动驾驶这个领域,他把市面上研发自动驾驶的公司分为三大流派。

 一派是科技公司,代表公司就是 Google、苹果、Uber 和百度,「它们以愿景为牵引,以生态为目标,是移动互联网理念下研发的自动驾驶。」

 一派是汽车行业,「它们着眼于可实现的技术,基于可持续发展的思维方式,循序渐进推进产品和技术、商业模式不断向前发展。」

 另一派是初创公司,「它们的特点是是瞄准未来的可能性,更倾向于人工智能的解决方案,将车作为智能终端,它具有像人类大脑的感知、判断和决策能力。」

 在他看来,上述流派在策略和方法上虽存在差异,但并无对错、利弊之分。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谁能快速敏锐地抓住商业化机会,贴合用户需求。

 「自动驾驶对环境的要求完全不同,一百多年前汽车刚刚问世也被外界当做怪物。那时的环境,汽车必须符合马车的规则,而不是说汽车出来后,马车时代的规则全被推翻。」程惊雷说。

 新创公司对任何事情都非常激进,但他们的存活率从来不到 10%。上汽则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研发自动驾驶,更注重系统化解决方案,将安全可靠的技术解决方案与更多新技术结合。

 当然,商业并不总是一场非此即彼的游戏。在自动驾驶这个领域,每一家公司都在沿着自己选定的路奔向一个相近的未来。

 在与上汽工程师们交谈的过程中,「李飞飞」、「ImageNet」、「深度学习」、「CVPR」这样的字眼不时从他们嘴里蹦出,在语境上一点也不违和。看起来,他们并没有以车企「老大哥」的姿态自居,而是在更积极拥抱新技术,引入创新力量。

 「我们希望将循序渐进与跳跃式发展两种做法集成到我们的体系中……从我们所探索的这条中间路径,从技术稳定性、灵活性和智能网联汽车进入千家万户的成本看,我们的成功概率会更大一点。」程惊雷说。

 以下是雷锋网与上汽集团总工程师程惊雷、上汽集团前瞻技术研究部总经理张程、上汽集团前瞻技术研究部智能驾驶分部总监刘奋的对话(有删减):

 雷锋网:去年光庭与中海达达成战略合作,并且成立合资公司中海庭。这次上汽、光庭与中海庭的合作是投资还是收购的形式?

 程惊雷:上汽是入股光庭,增资控股中海庭。

 去年中海达和光庭合作,双方主要目的是基于充分发挥光庭本身在地图数据处理技术和中海达在数据测绘方面的长处。

 中海庭本身的目标非常专注,所以上汽采取对中海庭以增资的方式进行合作。就这个平台而言,中海庭将来在技术发展和商业拓展当中作为主力资源。

 雷锋网:为什么上汽选择与武汉光庭合作,而不是与高德、百度或四维图新?

 张程:光庭不是纯粹的地图开发公司,它对汽车的理解比任何一家地图公司都要深刻。

 光庭董事长朱敦尧在东京大学念完博士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在日本汽车行业地图领域深耕,最早通用、别克使用的导航地图就是光庭依托日产技术力量研发出来的。而且最早导航地图的格式、编译和进入 ISO 标准,光庭也有贡献。在这一方面,光庭对汽车和对地图的理解是结合比较好的。

 在智能汽车探索方面,光庭也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去年也推出了「小鱼畅行」自动驾驶项目,所以光庭对自动驾驶方面的理解也有一定基础。光庭在高精地图编译格式、技术定义上做了拓展,这个拓展与上汽对自动驾驶所需要的先知先验知识,与上汽的理念不谋而合。

 按照上汽集团前瞻技术研究部对高精地图辅佐 Level 4 级以上自动驾驶所需要的地图要求,我们将进行后续项目开发和能力建设,并形成丰富内容。

 雷锋网:现在高精度地图成本仍很高,将来商业化进程中,如何把高精地图做到低成本并应用到汽车上?

 张程:上汽与光庭合作并不意味着技术输入方面与其他地图公司没有交流。因为我们控股中海庭,他们必然是我们团队一份子。这样上汽对自动驾驶、对高精地图总体的定义会让光庭在现有基础再上一个台阶,而且一定会形成闭环,这个闭环也包含众包的概念。

 等闭环形成的时候,从技术应用来讲,是向所有汽车厂商开放,到那时候更多是授权,不一定是硬件费用的支付,所以会极大降低对高精地图的使用成本。

 此外,我们和 Civil Maps、Mobileye 也有战略合作。Mobileye 和 Here 地图合作以及基于高精度地图提出众包众筹理念的 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nment),上汽也在沟通相关事宜。这些将来会在中海庭高精地图定义形成后得到充分展示。

 程惊雷:高精度地图形成过程当中的成本问题,通过人工智能、众包和层出不穷的新技术运用来解决。有些技术是上汽投资初创公司拥有的,现在上汽要把这些技术进行融合,形成一种有竞争力、低成本的解决方案,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雷锋网:上汽投资 AutoX 的逻辑是什么?为什么会投资一家计算机视觉公司?

 刘奋:单一的技术绝对不会有整体的解决方案,只会在某个方向给你一个启示。

 从上汽整个技术架构及量产的技术解决方案来看,AutoX 是我们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在某些环节的一个补充,能为我们提供一种思路和解决方案。我们认可它在人工智能方向上机器领域的探索,更看重他们在算法方面的沉淀。

 程惊雷: 初创公司对某一个专有技术非常专注,如果这一点能够做得足够深入,那么它商业化的前景就出来了。但是,什么时候可以做得足够好,足够深入,这里有很多条件。

 我们认为用视觉技术来解决自动驾驶问题只是一个发展方向,但它必须建立在强大的人工智能基础之上。就像人一样,人不仅靠两只眼睛感知世界,做出判断必须要有强大的大脑,而汽车强大的「大脑」与芯片有关,与人工智能的训练有关。什么时候芯片技术作为大脑的基础硬件能够发展起来,再加上强大的人工智能算法,这种技术便可能是未来,我们必须关注。

 这也是为什么从上汽角度看,非常关注这些创新公司所做的努力和尝试。除了投资 AutoX,我们也在于 Momenta、AImotive 有项目上的合作。这类公司很有意思,就是单一性技术特别突出,而且这类技术高度集中在机器视觉方面。

 雷锋网:上汽研发自动驾驶,在 AI 方面有多大的投入?

 张程:前瞻部门有一半以上都是做软件开发。我们主导的技术图谱是前瞻技术部发布的,技术实现都会涉及到软件工程、人工智能、算法、控制策略等等。

 与单车智能相关的机器视觉,尤其是机器视觉出来的信号如何做 DSP 处理,如何进入人工智能能够对决策系统更有帮助。从传感器角度来讲,机器视觉、激光雷达、毫米波雷达、高精地图等等。

 另外我们还搭建了一个专门运行人工智能算法的计算机集群平台,所有与 AI 相关的算法都可以在这个平台运行。

 程惊雷:上汽的人工智能分布在很多体系,自动驾驶也涉及人工智能。针对整个系统解决方案来说,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人工智能技术架构。这个技术架构,我们把主干做好,并不是所有的分杈都要自己做。

 在某些特定领域范围内,我们与高精地图、机器视觉等公司合作,但最关键的是我们要把这些人工智能变成相互之间能够融合的机器语言。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为什么上汽没有加入百度阿波罗计划,你们如何看待这个计划?

 张程:关于阿波罗计划,我们团队一直在问:阿波罗计划是什么?是一种智能驾驶技术,还是一种智能驾驶平台?如果加入这个平台,我们能得到什么?

 其实没有阿波罗计划,我们在 2015 年、2016 年也与百度在智能驾驶的感知、信息融合、决策和执行方面有交流。

 程惊雷: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业务模式来做的,就是搭建一个平台。但这个平台是商业平台,不是技术搭台。

 构建这样一个商业平台,大家在这个商业平台上「跳舞」,这是有历史传承的,我们称之为移动互联网特定的模式。在 Web 3.0 时代,这个模式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们认为可以先让「让子弹飞一会儿」。

 雷锋网:上汽如何构建自己的自动驾驶生态,比如对外投资一些公司,还是以什么方式?

 程惊雷:投资也好,合作也好,联盟也好,这都是手段。关键问题是,目前整个出行产业,我们叫做「Mobility」,汽车只是「Mobility」的工具。

 对汽车公司来说,到底是想成为一个制造商还是服务供应商?这个定位是不一样的。如果想成为服务供应商,在物联网时代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物」。

 如何做到更广域的合作,同时又保持自己资本属性的法人主体,有自己独特的定位和商业存在,这是我们要做的方向。

 Google 去年下半年的发布会,第一次没有对外发布任何“软”的产品,全是硬件。目前国内也已经有科技公司开始关注于线下的硬件体系,所以这肯定是必然的趋势。两百年的工业化,头一百年解决「硬」的问题,后一百年解决「软」的问题,到最后是软硬件一体。(雷锋网 易建成)